半郁半快半辈春秋

Three

在这世上,
我只爱着三样东西。
一个是太阳,
一个是月亮,
还有一个,
是你。

囚徒

我在清晨眠意沉沉里醒来,
太多的梦境让我混乱不堪。
回想起昨夜吐露的秘密,
一切都是如此不可置信。

我已在命运的孤舟里,
迷失过太多次夜晚,
也重复着犯下死不悔改的错误。
我有过太多忧伤,
也拥有过太多愤怒,
就连我的躯体都被我的疯狂榨干。

可如今,
我竟然仍然想要再一次扬起,
我那残破的帆。
在这漫无尽头的大海里继续航游。

如果去哪里都是做一个囚徒,
那就让我把我的船划进你的港湾。
真实也好,
不真实也罢,
我都为我的爱情献出了我的勇敢。

终章

白发的少年身着钢甲,
只身一人,
绽放于黑夜,
肉与血化为蝴蝶,
飞向深渊一往无前。
火焰燃烧,
空气嘶鸣。
刀与剑碰撞,
奏响最华丽的终章。

无题

尘世的风,
停在春天的喉咙。
一不小心咽下去,
就成了我无止尽的哀愁。

Loney world

我压抑着自己那迫不及待的渴望,

怕它再一次刺穿我的胸膛。

你知道,

不是每一次遍体鳞伤,

都能恢复如初模样。

也不是每一次勇敢,

都能完璧归赵。


黑夜绵长,

拽着我四处奔逃,

永不停止,

在那旷野之上。


有人会输

有人会赢,

有人注定要唱蓝调。

我都知道。


可如今在你身上,

我仍然想再一次驻足燃起爱的渴望。

今天阳光正好,

来与我共饮一杯牛奶怎样?


花市

我在朋友欢声笑语里面独自一人,
周遭人流涌动好似片场无关群众。
铺间鲜花千朵万束,
红橙黄绿,蓝白粉紫。
却无一处是你颜色。

这些冰冻美人,
同你比起乏善可陈。
谄媚姑娘,
也更加不可相提并论。

说点什么,
或者闭口不谈。
让我逃离这无趣世界。

既然人生选择充满无穷变数,
又怎么可以轻易浪费眼前光景。

别犹豫,
快丢开那些沉重过去。
来与我一起,
打开云音释放自己。
让我们坠入在这音乐里面纸醉金迷。
哪怕虚度光阴也无关系。

你是否也愿意

我突然也想在你身上,
做春天会对庄稼做的事,
做河水会对石头做的事。
做一片夏天穿过秋天,
做一朵云融在远山。

锄头是我辛勤的汗水,
风是我急促的呼吸。

而你是这片我将炙热挥洒的土地。
裹着夕阳余晖,
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向浪尖。

放过我

又一次回到了失眠的夜里,
何苦抓住我死不撒手。
我已经投降在了黑夜,
你还想我臣服在哪里。

只管今朝

那些说着永远不会忘记的欢愉,
却在时光的书上,
一页一页被碾作尘泥。

谁先笑又是谁先哭,
哪里还记得清楚。

未开封的酒,
和未喝完的啤,
不过都是同样的结局。

只有伤疤结成了一棵树,
年复一年顽固。

不要问我来世想做什么,
只管今朝,
陪我去喝陪我去吃。

做惺惺相惜也做酣畅淋漓。
做个傻子也比做白痴。

没什么两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撒在漫天花里,

开在艳阳枝上。

风也是沉眠的河床,

载着不为人知的渴望。


千万的人啊只是匆匆路过,

不经意的一瞥也不要去奢望。

夜是你灵魂的孤傲也是你灵魂的脆弱,

连同城市一起将你塑造,

只不过钢筋铁骨也保护不了。


其实醒来和睡去,

并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是一个活在梦里,

一个在梦里活着。

1 / 18

© Shu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