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郁半快半辈春秋

暮狼

他老了,

虚弱,

疲惫不堪,

他倦意满满。

胡渣满布,

头发花白。

皱纹爬上了他的脸,

疤痕占据了他的身。

他的利爪颤抖,

他的眼神浑浊。

他的牙齿不再锋利,

甚至连他的腿都在一瘸一拐。


他隐姓埋名,

放下了昔日的荣光和骄傲。

他落魄市井,

冲动也变成妥协。


他被恐惧包围,

也被伤痛绊住。

他用满身荆棘向主献上他最后的猎食,

也用生命最后的余温种下明天的太阳。


他在人生的道路迷失,

又在尘世和尘世徘徊。

他的一生都在寻求真实的自我,

也一辈子都在找寻那属于自己的不知归处的灵魂。


他一度渴望死去,渴望衰老。

渴望同身边的人一样,生老病死。

现在他长眠地下埋骨荒野,

伴着冰雪融水和暖和的太阳。


他不再醒来,

也不再自愈。


他终于如愿以偿。

卸下了他的利爪和尖牙,

卸下了他的不死不老。

卸下了他的满身罪孽,

也卸下了他背负的一切。


他不必再酒吧买醉,

也不必再浑浑噩噩。

他不必再面露凶相狠狠撕开,

也不必再亲手杀死心头所爱。

他不必再承受接近两百年以来数以万计的子弹,

也不必再孤身一人独自面对黑暗。


那里没有无止境的杀戮,

也没有漫无尽头的痛苦。

没有折磨,

也没有伤害。

没有生离,

也无死别。


那里远离尘世,

阳光可以穿透树林,

死亡的寒冷也被驱散。

那里夜晚平静,

不会再有恶梦袭来。


我们的Logan,

他回家了。


就像Charles说 的那样:“这才是人生本来的样子。“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Shuang | Powered by LOFTER